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明星距离成功政客有多近?

2018-12-19 11:57      点击:
明星距离成功政客有多近?

世界上最早参与研究放射性核素的科学家之一、中国核医学之父王世真逝世一年多了。他所开创的中国核医学综合实力已跻身世界先进行列,成为亚洲核医学领域的领跑者。

,“1976年至1985年全国原子医学科学研究规划草案”“中国的核医学”

这些发黄的资料和手稿似乎想告诉后人,长达四分之三个世纪的学术生涯中,他领导合成了近200种放射性药物及生物医学所需的示踪剂,创建和推广了多项创新性核医学技术,产生了大量的原创性研究成果。

提起核放射,不少人闻之色变。而我国著名生物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王世真的“核世界”里,放射性不再是危及人类生命的代名词,而是一把济世救人的“金钥匙”。

核医学就是运用核技术来诊断、治疗和研究疾病的一门科学。对于普通人来说,知道PET、甲功仪、放射性活度计以及用于放射性治疗的伽玛刀、模拟定位机、直线加速器等设备,就不难明白核医学在现代医学中的重要地位。

1951年,王世真冲破重重阻碍回国,被聘为北京协和医学院生化系副教授。由于他执意回国,夫人在美国遭到了软禁,后来辗转从芬兰坐船才回到国内与他团聚。那时,他在核医学这个专业领域已经才华初露。短短两年间,他与同事合成了世界上最早的一批放射性标记化合物。

在此之前,1946年王世真到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学习药理学,半年后转入美国衣阿华大学化学系。在衣阿华大学放射性研究所,王世真用核素示踪方法,成功标记了碳十四甲状腺素和碳十四门冬氨酸,其合成方法至今收藏在美国的国家档案局。

1956年,我国制定了12年科学远景发展规划,同位素在医学中的应用被列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之一,王世真亲手制定了这个项目的实施规划。

同位素技术是核医学的核心内容,创办同位素应用训练班是我国核医学发展的第一步。王世真创办的1956年至1957年同位素应用训练班里,诞生了我国第一批放射性同位素测试仪,研制出了我国第一批放射性标记物,完成了我国第一批显影实验,培养了我国第一批从事核医学研究的专业人员。

王世真在北京协和医学院建立了我国第一个同位素中心实验室,第一个将同位素应用于人体,而首位勇敢的被试者就是他自己。

经过60多年的发展和建设,目前我国县级及以上医院普遍设立了核医学科,总体规模达几千家,拥有数千台大型核医学设备,300多台国际顶尖的PET设备,逾万名资深技术专家。从北上广深到偏远山区,不计其数的患者享受到核医学的益处。近年来,我国开始为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输出核医学人才。

这里稍稍讲一讲在中国首次合成杀虫剂DDT、首次合成抗肺结核的特效药雷米封的事。这都是王世真的妙手偶得。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刚刚获得清华大学学士学位的王世真开始了颠沛流离的战乱生活。在著名化学家袁翰青的推荐下,王世真来到贵阳医学院任教。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王世真加入了由北京协和医学院一批爱国专家组成的战时卫生人员训练所,担任化学组主任。

那时中国抗日部队的卫生条件极差,时刻受到暴发斑疹、伤寒等流行病的威胁。从留学德国的一个哥哥的一封来信中,王世真知道德国军队使用的新杀虫剂DDT(双对氯苯基三氯乙烷)的化学结构,他马上动手合成,不久就向抗日军队提供了DDT杀虫剂,成为我国首次合成DDT杀虫剂的科学家。

就告诉他,说结核病现在有特效药,叫雷米封。张龙翔就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我一看这个药很简单,就好像阿司匹林,阿司匹林是非常有用的药,但是非常简单的。所以我就在协和医院,两个礼拜就做出来了。”

新中国成立初期,俗称痨病的肺结核还属于不治之症,上百万人的生命面临死亡的威胁,正是由于雷米封的出现,在我国肺结核从此不再意味着死亡。直到现在,雷米封仍然是我国治疗肺结核的首选药之一。

王世真的高祖是清朝的进士,母亲是民族英雄林则徐的曾孙女。“她经历过所有的乱世,所以她对新中国很有感情。我觉得她这个丹心,真是留给我们后代的一个最珍贵的礼物。回国前,面对国外的优厚条件,他告诉自己上司:“祖国需要我回国。我在你们这里,等于

,就是许多教授里边,多我一个教授,多出几篇论文,以后就如此而已。而我回国,我的祖国需要我。”

1949年父亲去台湾后,母亲便与王世真生活在一起。母亲快满80岁的时候,正在江西干校跟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的王世真给母亲写了封长信,告诉她自己不能来看她。母亲病非常重,人已经半边瘫了。在病床上口述一诗《八十留言》:“秋风袅袅气常清,秋月高高别有情;八十年间看万变,酬将妙句饯余生。”当时,王世真的亲妹妹在安徽农场,林剑言写信告诉她:“母便归去儿莫痛,依然留取是丹心。”

八十多岁高龄的时候,王世真还带博士生,称他们为“孙子辈”的学生。王世真先后直接培养硕士、博士和博士后40余人,可谓桃李满天下。

青岛大学药学院教授姜国辉是王世真1991届博士生,后成为中组部“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山东省“泰山学者”海外特聘专家。建党90周年之际,国家邮政局发布一套《优秀共产党员

2012年,国家邮政局发布“祖国建设者”邮票,姜国辉名列其中。他到北京协和医院看望生病住院的王世真,把邮票拿给他看,王世真已说不了话,但他很高兴地笑着。

2016年5月27日,王世真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100岁。家属将其遗体捐献,王世真成为北京协和医院第1230位遗体捐献者。

强军梦 &; 中国梦:弘扬创新精神培育人才队伍

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人民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壮丽史诗!

有比较才能有鉴别,或者说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在西方选举式民主在世人心目中渐渐“去魅”,失去其原有的理想主义光环时,东方的中国的政治制度逐渐显示了独特的优势。

“功以才成,业由才广。”一切科技创新活动都是人做出来的。人才是创新的主体。建设世界科技强国,关键是建设一支规模宏大、素质优良的创新人才队伍,激发各类人才创新活力和潜力。

“弘扬创新精神,培育符合创新发展要求的人才队伍。”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着眼科技事业长远发展,阐明人才在科技创新中的重要作用,就培养科技人才、建设创新人才队伍、调动全社会创新力量指明行动方向,为推进科技创新、实现创新发展涵养人才资源、厚植社会基础。

“夫缘道理以从事者,无不能成。”弘扬创新精神、培育人才队伍,最紧要的是把握和尊重人才培养规律、科学研究规律,按规律办事。科技人才培育和成长有其规律,只有尊重规律,才能形成人才辈出、才尽其用的生动局面。无论是人才管理中行政化、“官本位”痼疾,还是人才评价中唯学历、唯论文弊端,抑或是科研成果转化难、收益难等问题,都是违背规律、制约人才成长的现实障碍。“顺木之天,以致其性”。让各类科技人才竞相涌现,既需要营造良好学术环境,弘扬学术道德和科研伦理,在全社会营造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氛围;又需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积极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不断增强科研人员的获得感。只有大兴识才爱才敬才用才之风,为科技人才发展提供良好环境,在创新实践中发现人才、在创新活动中培育人才、在创新事业中凝聚人才,才能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让更多千里马竞相奔腾。

科学研究是探索规律、认识未知的创造性工作,具有灵感瞬间性、路径不确定性的特点。要允许科学家自由畅想、认真求证,不能以出成果的名义干涉科学家的研究,不能用死板的制度约束科学家的研究活动。无用之用,堪为大用。很多科学研究要着眼长远,能耐得住“独上高楼”的寂寞,有“衣带渐宽终不悔”的决心和“板凳要坐十年冷”的毅力,才能有所突破、有所创见。政府科技管理部门应有所为有所不为,既抓战略、抓政策、抓服务,又防止瞎指挥、乱指挥,让领衔科技专家有职有权,有更大的技术路线决策权、资源调动权,最大限度调动科研人员的主动性创造性。

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没有全民科学素质的普遍提高,就难以建立起宏大的高素质创新大军,难以实现科技成果的快速转化。马克思说:“科学绝不是一种自私自利的享乐,有幸能够致力于科学研究的人,首先应该拿自己的学识为人类服务。”广大科技工作者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以提高全民科学素质为己任,担当科学知识的普及者、科学精神的弘扬者、科学思想的传播者、科学方法的实践者,就能在全社会形成讲科学、学科学、用科学的良好氛围,让蕴藏在亿万人民中间的创新智慧充分释放、创新力量充分涌流。

“到2020年时使我国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到2030年时使我国进入创新型国家前列,到新中国成立100年时使我国成为世界科技强国”,我国科技事业发展的“三步走”目标,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国梦同步走、同向行,共同构成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壮阔历史坐标系。这是前无古人的事业,更是人类文明的伟大跨越。汇聚起8100万科技工作者、13亿中国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向着世界科技强国奋力迈进,我们必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人类发展进步作出更大贡献。作者新华社评论员